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抚州做眼睛近视手术多少钱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8-01-19 21:42:45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抚州做眼睛近视手术多少钱,抚州准分子激光近视价格,宜春治疗近视手术多少钱,宜春准分子手术多少钱,上饶眼睛近视怎么矫正,南昌近视激光治疗,南昌lasik近视手术治疗

臻迪创始人 郑卫锋

  位于北京知春路附近的致真大厦是“环北航知识创新经济圈”和“中关村科学城”所在地区的标志性建筑,大厦以“致真”命名,诠释了“尚德务实、求真创新”的理念,寓示着探寻真理、追求完美的本意。北京臻迪公司便座落于此。

  步入臻迪办公区,映入眼帘的是富有工业化气息的装修格调和简约炫酷的设计风格。

  明确企业定位 扩大市场份额

  在这座具有浓厚科技创新气息的办公楼里,记者开始了与臻迪创始人郑卫锋的谈话。

  2月6日,臻迪研发的“小巨蛋”无人机获得了德国IF设计大奖。面对奖项,郑卫锋有着自己的看法:“好的产品大家都会感受得到,其实拿不拿这些奖项倒不是最重要的,而是当大家看到它时,是不是觉得喜欢并且想拥有,这是我比较关注的。”在郑卫锋看来,解决用户的需求才是商业驱动的本质,其它都是无本之木。

  臻迪的定位,到底是一个无人机公司还是机器人公司?郑卫锋表示:“臻迪的发展在我脑海里有一个预期,未来怎样发展,要有一个规划,然后朝这个方向努力。我更愿意说,臻迪是一家人工智能的机器人公司,或是以人工智能为背景的机器人公司。互联网或者是移动互联网是一波小浪,但机器人产业是未来的一波大浪,它对人类的影响,有可能超越人类几千年的发展过程。这波大浪的出现,一定会产生几倍于谷歌类的大公司。这是整个科技界的变革。”

  针对今年臻迪发布的水下机器人“小海鳐”的市场反响以及市场的布局情况,郑卫锋告诉记者:“现在ToB和ToC方向的界限越来越模糊,比如臻迪的产品‘小海鳐’,我们定位它至少是一个航拍工作室以上的消费群体去买,但也有一些发烧友会买,这样我们就会根据用户的需求去调整。

  今年臻迪会陆续发布几款新产品,就这次发布的产品‘小海鳐’,影响还是非常大的,尤其在整个欧美地区,《经济学人》杂志、CNN、BBC都报道了‘小海鳐’这款产品。‘小海鳐’的创新之处在于它创造了一个新的消费领域,把人类六七千年来盲钓的方式改变了,它不仅实现了可视化的水下钓鱼,同时还提供了虚拟与现实相结合的游戏,也是一个增强现实的例子。”

  2016年,全球渔具和水下户外运动大约有2000亿美元的市场,所以“小海鳐”的市场还是很大的。臻迪现阶段重视的是市场的占比,而不是经济体量的大小。

  把握行业趋势 推动技术进步

  现在无人机的品类虽然很多,但就ToB方向来讲,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,还有很多技术待突破,而这种技术突破往往不是一家公司能做到的,需要的是整个产业链的突破。郑卫锋指出,它有很多的临界点,从去年来看,无人机这个100亿美元的市场曾最关键的原因还在于技术门槛偏高,需要整合的东西太多,在全球化的同时还要有一个消费者能够接受的价格,并保证它的可靠质量,这是非常不容易的。他表示,臻迪是生活方式类的机器人公司,无人机是其中的一个品类,水下产品是第二个品类,还有一个品类要到2018年才能推出来。这一两年也会推出多款产品,大概平均每三个月会有一款新品。

  他认为,无人机产品会有一个更新迭代的过程,无人机是飞行机器人,挂载了相机就是航拍无人机,它能帮你拓展眼界,带你到你去不了的地方去看,从趋势上说,它一定是越做越小,但不能因为小就牺牲了性能。结合郑卫锋的介绍,记者了解到,现在掌上无人机有一些弊病:第一,航时短,从20多分钟缩短到几分钟,冬天天冷,再遇上电池不好,就变成两三分钟了;第二,飞行高度不理想;第三,牺牲了画质,现在的掌上型无人机基本都是数码防抖。这三个最主要的特质都牺牲掉了,产品的前景不会太好,“因为不能满足用户的需求”。

  缔造精英团队 传承创新理念

  精湛的技术和设计离不开优秀的一直秉承着‘纳至繁于至简’的设计理念。比如这个蛋型无人机,可以看做是臻迪在向创新设计理念致敬。这个蛋的外型是很简洁的,是自然的形状,但里面的构造是很复杂的。现在这个结构可以说是目前最复杂的消费级无人机特有的。‘小海鳐’的设计也是一样,我们没有按照那种常规的方形造型来设计,而是采用了仿生设计。臻迪的产品策略是双轮驱动,设计加技术是臻迪的一张名片,彰显的是对创新的一种追求。”

  一直以来,臻迪都是以做全球市场来定位自身的产品和发展的。“我不认可抄袭行为,这对我来说是难以接受的。我宁可不做这件事情。我觉得一个人做事情应该有所追求,如果仅仅是为了钱,那就没什么意思了。”郑卫锋说道,“现在消费者也在追求与众不同,我们现在的原则就是:DifferentorDie——不创新,毋宁死。”正是秉持着这种理念,臻迪的产品在国际市场上每每亮相时,都能引发广泛的关注和追捧。

  精准把控投资 谋求持续发展

  去年6月,臻迪科技挂牌新三板。用郑卫锋的话说,这是臻迪的一以几倍的速度增长,但这一两年也看到一些公司在不断地裁员、倒闭,这也是无人机市场持续竞争的结果。但研发团队。郑卫锋告诉记者:“臻迪的研发团队主要由一些跨界人员组成,在产品上更关注对设计理念的追求,小块业务,也是臻迪的一小部分,是探索资本市场的一个决策,后面的“大冰山”都在臻迪机器人上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新三板肯定是未来资本市场发展的一个趋势。

  郑卫锋曾说过,企业想要很好地发展,有两个问题不容忽视:一个是战略,一个是现金流。郑卫锋身为创始人,也是投资人,如何保证战略正确、现金流正常运转呢?他说:“我觉得现金流的问题不能用单一的方法来解决。现在很多公司全靠融资解决,这是非常危险的。一定要有快速、正向的现金流,所以臻迪做ToB业务,从创立的第一天开始就是赚钱的。当然,在做重大的战略投资项目时,臻迪也会在半年或者一年的时间里出现亏损,但这不是因为原来赚钱的业务不赚钱了,而是因为在新业务上又投了很多钱,需要平衡,在这种情况下就亏损了。我们一直在做这几件事:首先,要有赚钱的业务;其次,努力让新业务快速赚钱;再次,要有一些投融资。所以集中结合之后,公司运营状况维持良好,没有遇到过像一些公司那样大裁员等情况。”

  郑卫锋接着告诉记者:“一个公司即便很赚钱,现金流控制不好也不行。我认为,赚钱是活下去的根本,如果方向错了,执行力再高,所有人都往一个错误的方向努力,也不会有未来。没有方向,战略不对,公司永远都做不好;没有现金流,公司马上就面临倒闭。只要这两个问题处理得好,其他问题迟早都会解决。就战略来说,不同的公司定位不同,要适时做一些调整。产品定位对不对,对创始人的挑战很大。”

  当记者问及对于创业创新型公司寻求新三板挂牌有什么样的看法时,郑卫锋说道:“我个人还是持谨慎的乐观态度。如果是一个好企业,就不会担心融不到资。企业上不上新三板,跟公司牛不牛、融资情况如何,没多大关系,上市只不过是要求公司运营得更为规范而已。”

  在美国,每年大约会诞生60万家创新创业型公司,但是只有25%会拿到3F——Family(家庭)、Friends(好友)、Fools(“傻瓜”)——阶段的融资,也就是说,创业者创业初期的天使资金主要来自于家人、好友、“傻瓜”。在这25%的创新创业公司里面,也只有10%能拿到天使阶段的投资,剩下能够并购、成功上市的也就6家~8家,也就是说几乎是十万之一的成功率。郑卫锋认为,这是自然规律,失败率最高的也是创业创新型公司。他说:“创业成功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就是时机。比如,乔布斯要不是刚好赶上多点触控技术,他刚好整合了,也不会做出今天的成绩。其他因素都是必要非充分条件。”

  开启产业模式 专注匠心产品

  对于企业发展模式,郑卫锋有着自己的观点:“我现在更关心的是在技术创新的同时结合商业模式,用户还有什么痛点没得到解决?我们现在有没有这个技术?能整合什么技术做出新的东西来?”他接着说道:“我们跟别的公司本质上还是不太一样。有些公司只是关注商业模式的创新,比如互联网思维。我认为那只是企业发展中的一个工具而已,我们不应妖魔化它,但也不能神化它。我不关心对手每天都在做什么,如果这样的话,就不会有今天的‘小海鳐’,也不会有今天臻迪的发展格局了。如果所有的人都是抄来抄去,就不会有真正的创新。我觉得创新的源泉还是在于用户的痛点和技术的结合。”

  现在农业植保无人机备受瞩目,如果发展成功的话,在提高农业种植效率的同时,也可称得上是农业技术的一大革命。当记者问及如何看待农业植保无人机的发展时,郑卫锋说道:“对农业植保方面,臻迪也在密切关注,但是现在专门从事植保无人机生产的企业,在很大程度上还是依靠政府的支持和补贴。我认为现在发展植保无人机还欠火候,这个领域的时机还没有来到,问题还在技术和成本上。第一,无人机是垂直起降的,当然也有固定翼,但固定翼不适合做农药喷洒,除非有特别大的喷洒面积。另外还要为它准备机场;第二,到今天为止,直升机也没有不摔的情况,每年都有直升飞机失事的情况发生,因为垂直起降的时候会有切向风,它是向下压缩做功的,它的抗风等级和压缩功率是有关系的。从理论上来讲,设备体积越大,分量就越重,兜风的面积也越大,这是一个两难的问题。而且飞机的维护费用很高,只要摔一次,可能这一年就算白飞了;第三,对农作物实施喷洒作业的时候需要喷洒得很细,无人机喷洒只能洒到作物的顶端,根部很难覆盖。农业植保会是未来的趋势,但不是今天臻迪要做的事情。当然农业植保领域是我们特别关注的,但关键是什么时机切入,这是需要花时间来考量的。”

  一个企业的发展,从另一个角度来讲,也是领导人领导能力与执行能力卓越与否的具体体现。当记者问及郑卫锋平时的工作时间如何安排时,郑卫锋笑着说道:“也就如平常一样,正常的上班、开会,我也会挤点时间思考问题或看看书。现在臻迪在国外也有自己的办公地点和研发团队,我平时也经常去国外出差,跟团队成员沟通交流,但我平时更愿意花点时间用心打磨自己的产品。”

  在郑卫锋的办公桌后面的墙壁上,有一幅抽象的世界地图。地图有红黑两个色调,红色区域表示已经开拓的国际市场,黑色区域表示后续发展的战略空间。郑卫锋非常坚定地告诉记者:“我的终极目标是让这个‘世界’都变成红色。”(本刊记者:耿黎明)


来源:南昌普瑞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董慧    编辑:猩猩    责任编辑:王勃